集團門戶     中 文   |   English
快速導航
媒體關注
在這里,我們聆聽媒體對我們發出的聲音。
“疫”外突圍看溫企丨華峰鋁業讓“大象也能輕快地起舞”

本周一,上午930分,上海證券交易所。

在眾人齊聲倒計時“54321”中,上交所里最具標志性的銅鑼咚鏘一聲響,華峰集團旗下第3A股上市公司——華峰鋁業正式誕生。

2006年華峰氨綸率先破冰上市,到2011年華峰超纖登陸A股,再到如今華峰鋁業在新冠肺炎疫情重壓之下破繭而出,華峰集團用3家上市公司的飄紅戰績,成就了資本市場上乘風破浪的華峰系

曾幾何時,外界一度詬病溫州企業離市場很近,離資本市場卻很遠,甚至連溫企老板也不禁自我懷疑,泥腿子上岸難道就沒法上市?

即便資本市場是天邊的那片云,也要撒開腿追著云跑!從創業之初,華峰集團董事局主席尤小平就按照現代企業制度建章立制,在拿穩企業底盤的同時,著重以創新與技術構筑縱橫四海的核心競爭力,華峰鋁業便是一例。

據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華峰鋁業分別實現收入32.29億元、34.16億元、35.90億元、17.0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2.07億元、1.68億元、1.84億元、8653萬元。近兩年來,受貴金屬價格波動及中美貿易摩擦與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但華峰鋁業的主要經營數據仍高于行業的年均增長。

華峰從氨綸產業跨界到貴金屬產業,雖同屬于新材料行業大類里,但仍是內涵與技術截然不同的全新領域。特別是在外界看來,國內外鋁業市場早已一片紅海,而2008年才入行的華峰鋁業何以異軍突起?

確實,鋁業的低端市場早已是一片紅海,囿于產品雷同和低價競爭而難以為繼。華峰鋁業董事長陳國楨坦率地講,在入行之初我們也走過不少彎路,憑著一股子闖勁往前沖時,卻發現處處碰壁,尤其是技術和資金壁壘,感覺像翻過一座山,迎面又是一座山。

在摸爬滾打中,他們敏銳地捕捉到新能源汽車對高精尖鋁合金產品的定制化需求。簡單地說,新能源汽車需要車身輕量化,即在保證車身強度和安全性能的前提下,盡可能地降低車身質量,又要將制造成本控制在合理范圍內。

隨著新能源汽車的迅速崛起,對這類鋁合金產品的需求猛增。然而,國內外大多數鋁業廠家只能提供十余種固定的合金產品,卻無法滿足汽車廠商多樣化的需求。華峰鋁業迅速集結科研力量,從供給側入手著力研制開發高端鋁合金產品,從而開辟一片藍海,讓笨重的鋁合金大象也能輕快地起舞。

走進占地500多畝的華峰鋁業廠區,從鑄造、熱軋到冷軋、風切,各道工序環環相扣,大型起吊機穩穩地穿梭,巨型機械手抓起十幾噸重的鋁錠不費吹灰之力,還有無人車靈巧地往返于車間與倉庫……工作人員坐在電腦控制臺前,就可監控生產全流程。這一信息化、智能化的生產線變革,令原本笨重冗雜的鋁材生產變得輕巧靈便,而這更有利于產品多樣化。

我們有300多種合金,可以組合出上萬種鋁合金產品,就像是量體裁衣,根據汽車廠家需要進行個性化定制,比如日系車偏重于材料抗腐蝕性,德系車則更看重材料強度,我們都可以按需生產。華峰鋁業的車間技術人員解釋道。

看似輕巧的生產背后,是上百億的生產、技術和研發投入,更是長達數年乃至十數年的潛心耕耘。像日本著名的熱交換器廠家電樁機械,對我們的產品質量考察就長達10年;而德國先進制造企業馬勒集團將年度最佳質量獎授予我們,也經過了長達5年的磨合與考驗。陳國楨說。

目前,華峰鋁業深耕于汽車熱交換器領域,專注于鋁熱傳輸材料和新能源汽車用電池料的生產,已成為國內最大的鋁熱傳輸復合材料的生產企業之一及汽車熱交換器領域的行業龍頭,獲得了全球上百家知名汽車零部件供應商的認可,產品遠銷30多個國家與地區。

疫情期間,華峰鋁業產量隨全球汽車市場的低迷有所下滑,但進入6月份,隨著國內疫情形勢好轉,華峰鋁業產能快速恢復,678三個月產值已高于去年同期。

(本文原載于2020913日《溫州日報》記者張佳瑋)

已閱讀完畢,可選擇 返 回 上一篇 下一篇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